海盗:一篇原创小说

Posted on 2017-03-24

正文

“于老师,于老师,你快醒醒……”,我被助理给摇醒了。

“小薛?”我搓了搓眼睛,“我睡了多久?”

“于老师,您可能是太累了,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快来看看吧,咱们遇到一艘小艇。”

“小艇……” 我心里一惊,难道是遇到了海盗?不是已经过了海峡了吗?

冰龙号经过了曾母暗沙,一路向前,进入了爪哇海,船速13节。右舷尾部大约5海里有一艘不知道哪个国家的军舰一直尾随我们行驶。国际刑警组织发来的电报说,海峡附近有海盗出没,请各单位注意防范。我命令我所有男性的科考队员分为三组和船员们混编在一起,成立预防海盗别动队,听从船长的指挥。主要的职责是在甲板上巡逻,时刻关注可疑船只,尤其是行动敏捷的小艇。

与中国南海的波涛汹涌不同,这里的水浅、海面平静的像蓝色的琉璃瓦。船身平稳,船速缓慢,远处点点灯火映白了南边的夜空。再走近一些,就能够看到海面上到处都是渔船,都安静的停泊在水面上。这些渔船看上去有解放卡车那么大,每只船沿上都用绳子拉了几条电线,电线上挂满了上百瓦的灯泡,他们都在捕鱿鱼。偶尔能看到肤色黝黑的异域面孔从灯下闪过。他们并不过度关注我们,仿佛我们不存在一样。

跟随小薛来到了后甲板。外面的天已经快黑了。船长和其他船员正在甲板上往下看。冰龙号边上停了一艘小船,比近海捕鱼的“舢板”也大不了多少。上面站了一男一女,都长了一幅黝黑的面孔,面容凝重而且焦虑的看着我们,手里不停的比划着,嘴里不停的叨叨着些什么。能看的清,那男人的嘴唇都开裂出血了,眼神浑浊的又充满了期待。那女人瘦弱的像根稻草,棕黑色的皮肤被海风抽的皱巴巴的,海风吹的她瑟瑟发抖。

“于老师,船长不让他们上船!”小薛说,“咱们正在停船作业,下放生物拖网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啥时候漂了过来。看样子像是落难的人,不像是海盗。我看他们挺可怜的,想帮帮他们,但是船长不批准。”

“现在的经纬度”,我问他。

“南纬7.7度,东经101.2度。距离雅加达和距离圣诞岛都有200海里。”

“好了,我来处理。”我要在手下的面前尽量的表现的更加干练和自信。船上的科研人员都听我调遣,但是船不是我们的船,船长不一定会听我的。

我们知道,再往前就是海盗经常出没的巽他海峡了。这个海峡位于印尼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之间,左手边是印度洋,右手边是爪哇海,最窄处24千米。

我们的船继续向前,早上穿过了巽他海峡最狭窄处。尾随了一昼夜的军舰改变了航向,不知道行驶去了哪里。这边的海面比爪哇海忙碌多了,有摆渡船在印尼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之间不停的穿梭。一艘灰色的军舰停在海峡的正中间对过往的船只不理不睬。

傍晚,进入了波涛汹涌的南印度洋。虽然船身晃动的厉害,可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因为大家都平安的通过了海盗经常出没的海峡。

“小孟,这是怎么回事?”我走到孟船长面前,假装严肃的说。和大家印象中老练的船长不大一样,小孟是个白净的戴眼镜的80后小伙子,脸上有些稚气,还有些拧。

“这两个人想上船,不行!”小孟说。

“按照国际惯例,遇到落难的人我们有义务把他们救上来的”我说,“人道主义援助是不分国界的。”

“他俩要是海盗怎么办?”

“你看他俩的样子像海盗吗?”我认真地说道。

“天快黑了,我不能冒这个险。把他俩放在船上,大家晚上敢睡觉吗?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船长较起真来。

“你看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像是好几天没吃没喝了。而且这个地方距离最近的陆地也要200海里。不救他们,他们会死的。”

“不行。我得为整船人的生命负责。”

“你知道吗,我们的科考路线走到是非航道,这里几乎不可能有商船经过,他们会死的!”

看到我俩在争吵,那两个人合十双手跪在船边上,对着我们的方向鞠躬,看样子是渴望我们救他们上船。

天快黑了。

船长不听我们的,命令两个船员从厨房里搬来六包农夫山泉和一袋子馒头,往“舢板”上扔去。

船往南极的方向开动了。

离开的时候,两个人跪在船头放声大哭。

卫星云图显示,今晚,印度洋上会有4米高的大浪。

LOG

  • 20170324 创建
  • 20180625 增加标题“正文”